-

隨著這名可怕的強者出現在大漠王城上空,那等可怕的偉力在天地間四處蔓延,這一刻,陳玄的臉色已經沉到了極點,因為他怎麼也冇有想到古太一這位古賢強者竟然也會降臨百朝天域。

為了對付自己,這種陣仗是不是也太大了點?

看到這裡的李青衣也是一臉駭色,混元古族已經出動了十萬大軍、十多位古帝,兩名半賢的情況下,竟然還出動了古賢強者,這完全是不想給那個男人半點勝算的機會。

天地間,混元古族的人全部都鬆了口氣,太一古賢出現,接下來那個小子絕對必死無疑!

這一刻,古夜少主懸著的心也是徹底放了下來,其看向陳玄的眼神中充滿著森然的殺意,此人在厲害莫非還能與太一古賢交鋒不成?

天地間的氣息在此刻變得極其安靜,不過在這種安靜的氣息之下,彷彿也是有著一場恐怖的風暴已經在開始醞釀了。

陳玄凝視著古太一,兩人四目相對,一個冷厲如鋒,一個平靜異常,在這種壓力之下,陳玄隻感覺自己身上的壓力變得越來越強。

這時,隻見古太一緩緩開口,打破了這種極其壓抑的平靜氣息;“年輕人,半年前在封印之地本古賢甚至都冇拿正眼瞧過你,不曾想,從那個封印之地出來的人裡麵最難對付的也是你,數次讓我混元古族都铩羽而歸,半年時間便能有今日今日的成就,說實話,你真的很讓人吃驚,任何妖孽在你麵前,都擔不起天才二字。”

“若非局勢如此,本古賢還真捨不得動你,可惜你命該如此,現在,在本古賢麵前還是露出真容吧,你的那點把戲在本古賢麵前無效。”

聽見此話,古夜少主等人心中一驚,難道這個傢夥就是那個陳玄?

陳玄深吸一口氣,冷漠道;“你們混元古族還真看得起我啊,為了對付我竟然出動了十萬大軍,十多位古帝,兩位半賢,而且還加上了你這位古賢,看樣子我應該感到榮幸。”

說完這話,陳玄也露出了自己本來的真麵目,麵對一位古賢強者,他的神相經起不了多大作用,除非是陳玄的實力能更進一步,甚至是達到通天境。

看著麵前這個年輕的有些過分的青年,古太一眼中的欣賞之色一閃而逝,他淡淡道;“雖然本古賢並非為你一人而來,不過現在看來,這種決策是對的,若非本古賢親臨,我混元古族這點力量隻怕要儘數被你所滅了!”

這老傢夥竟然不單單是為了自己而來,還有誰能讓他出麵?師兄嗎?

陳玄的眼中閃過一抹鋒芒之色,說道;“古賢親臨,看樣子今日我是在劫難逃了。”

“對,現在你隻有兩個選擇。”古太一平靜道;“要麼你束手就擒,要麼本古賢出手擒下你,放心,在你的作用冇有發揮之前,本古賢還不會殺你,現在,該你做出選擇了。”

陳玄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說道;“老傢夥,不拚一拚你覺得我能甘心嗎?”

聞言,遠處的古夜少主冷笑一聲;“自找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