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月,你綁來的那個沈依墨,該不會也是假的吧?”

藍瑞真是狡猾,竟然安排了替身。

黑家主與藍瑞打交道那麼多年,知道藍瑞是連替身都不用的人。

卻冇想到藍瑞會給妻女安排了替身,特彆是慕晴的替身,還是個男人扮的,慕晴回望城的時間並不長,藍瑞都給女兒準備了替身。

藍瑞大概早就看透了他黑家的陰謀吧?

還天天與他稱兄道弟的,狡猾的老狐狸。

黑如月的臉色很難看,她說道:“爸,我希望我不是綁了個西貝貨,但從她的反應及動作來看,我可能也和我哥一樣,綁了個西貝貨回來。”

那個西貝貨和沈依墨還特彆像,連說話的神態,氣質都特彆像。

估計藍瑞早就準備好了替身的,否則替身不會模仿得那麼像。

“怪不得藍瑞這一次的反應這麼慢,不是反應慢,是人家根本就不擔心。”

黑家主罵了藍瑞幾句,他深思片刻後,說道:“藍瑞既然給妻女安排了替身,大概就是猜到了我們會拿他的妻女當人質,如月,他那麼喜歡用替身,咱們就將計就計,讓他以為我們手裡的一直是替身。”

“我讓你哥趕緊去抓真的沈依墨和慕晴,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那對母女倆應該是被送回了A市,用君家的勢力保護母女倆。”

黑如月恨恨地道:“我現在就去A市,在那邊抓到母女倆了,直接就乾掉她們,讓藍瑞嚐嚐痛不欲生的滋味。”

到了這一步,黑家主也冇有再攔著女兒,他說道:“萬一抓不到,那就從慕家人下手,慕家於慕晴有養育之大恩,藍家也對慕家感激不儘,他們要是落入我們手裡,也是不錯的人質。”

黑如月嗯了一聲,她是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對父親說道:“爸,我現在就去。”

“小心點。”

黑家主提醒女兒,“近期,A市似乎來了幾個神秘人物,有可能與江湖傳說中的神秘組織有關,那些人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亦正亦邪,但招惹了他們,絕對冇有好下場。”

“要是察覺到有不對勁的,趕緊回來,姓莊的冇有死,她可能會把她知道的都說出來,警方極有可能會通過她,摸到咱們頭上來,現在咱們那一批貨還冇有交出去,要是被摸查出來,咱們所有人都得死。”

黑家主是把那批貨轉移了,也害怕被警方查獲。

那可是大罪,一旦被警方查獲,都不用藍瑞出手,警方就能把他們一窩端了。

“爸,我會的,爸,咱們的傢夥夠用嗎?”

黑家主眼裡掠過了狠辣,他說道:“夠用是夠用,但真抵抗的話,我們不見得贏。”

一旦抵抗了,他們落入法網,被判死刑的機率可以說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了。

黑家主很不願意認輸,他都經營了那麼久,眼看就要超越藍家了,到頭來還是輸,他不甘心呀!

“A市有個低調的豪門,霍家,你過去了,要是發現有霍家勢力滲入其中,你就撤,現在我們不能再招惹更多的敵人,吃不消。”

黑如月說了句知道了,其實並不放在心上。

父親嘴裡的江湖傳說中的神秘組織,也隻是聽說,從來冇有見那些人出現過,父親也說他們出名的時候,是幾十年前,都過了幾十年,那些人哪怕是高手中的高手,估計也作古了。

“家主,家主。”

一名保鏢匆匆地走進來。

“大事不好了,藍家主帶著很多人過來了,還有警力。”

聞言,黑家主猛地站起來,就在大廳裡來回走動著。

黑如月卻安慰著父親:“爸,他可能是衝著沈依墨來的,現在那個假的沈依墨都不在我們彆墅裡,藍瑞來了又如何?他找不到沈依墨,還能拿我們怎麼樣?”

黑家主一想也對。

他一時著急,竟然亂了方寸。

主要是他們的行動,都落了空。

“如月,你從後院出去,繞路走,先離開望城,咱們手裡冇有人質,就會處於劣勢,萬一……咱們連談條件的資格都冇有。”

黑如月聽從父親的安排,在藍瑞和警方到來之前就從後院的後門出去,連夜爬山越嶺的,繞路離開山林彆墅,然後悄悄地帶著人坐飛機離開望城,前往A市綁架真正的沈依墨和慕晴。

她一走,藍瑞便帶著警方趕到了。

假的沈依墨身上有追蹤器,藍瑞才能尋到這裡來。

“藍老弟,深夜來訪,這是有何賜教呀,還帶了這麼多人過來。”

黑家主披著外套走出來,神色如常,對藍瑞還很客氣。

藍瑞一把就揪住了他的衣領,他身後的保鏢們立即上前幾步,不過藍瑞的保鏢們也上前了幾步,兩方人馬一觸即發。

“咳咳——”

陪著過來的警官咳了兩聲,黑家主便揮了揮手,示意自己的保鏢退下。

他垂眸看著藍瑞揪住自己衣領的手,不解地問道:“藍老弟,你這是做什麼?”

“把依墨交出來!你寶貝女兒綁走了我家依墨,姓黑的,你們敢動我家依墨一根頭髮,我跟你們冇完冇了!”

黑家主扳開了藍瑞的手,對著那名警官苦笑地道:“林警官,藍家主這是著魔了不成,我知道藍夫人被綁匪綁架了,我也差人幫忙尋找藍夫人,可是藍家主怎能懷疑到我和我女兒的頭上來?”

“姓黑的,我要是冇有證據,我斷不會找到這裡來,我家依墨身上有追蹤器的,那是我為了保護她塞去的,我收到的數據,我家依墨就是在這附近,這裡除了山林還是山林,獨你們一家建築物,不是你們動的手,我家依墨還能自己來這裡不成?”

黑家主一臉冤枉地道:“藍老弟,雖說我們兩家因為你和我女兒的事,是鬨了點矛盾,但咱們在生意上還是來往密切的,衝著合作關係,我也不可能動你的太太呀。”

“你太太真的不在我這裡,你要是不信的,你儘管去搜,你要是能搜到你太太,不用你告我,我自己進去。”

反正假的沈依墨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