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夏天司馬蘭全文免費閱讀》講述的夏天司馬蘭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夏帝氣壞了!直接將他丟入軍中打磨!多少帶了點私人恩怨。未曾料到,這傢夥除卻眼光毒辣,找茬精準,嘴上功夫一流外,還有一身好武藝,並精通兵法。他在邊境線上領軍百戰百勝,立功無數,從五品官直接打成了一品官,並封公爵。...

曹威老眼賊溜溜四望,想要從眾臣臉上看出一些線索來!

但,能站在這裡的,都是人精。

當然,那些腦袋裡麵有“包”的愣頭青禦史除外。

大夏朝的禦史,就是大夏朝廷的找茬專業戶。

他們敢找皇帝的茬!

更找朝廷百官的茬!

每一個,每一天,這些禦史都如同打過雞血般,就像是一群瘋狗,在朝廷上逮誰咬誰,不管是他右丞相曹威還是左丞相司馬劍。

隻要他們看不順眼,覺得你做錯了事,絕對一擁而上,上綱上線,用嘴炮噴得你生不如死。

人生灰暗。

所以。

這些禦史是人見人衰,花見花謝,狗見了都會繞道走,螞蟻見了都搖頭的恐怖存在。

他們的惡名威震朝堂。

甚至,就連龍椅上的皇帝,也怕這些禦史三分。

而這些禦史的精神領袖,就是李劍李國公。

是荒州王夏天新的追隨者。

一個要幫夏天在帝都建立荒州勢力的男人。

想當初!

李國公剛入朝廷時,曾經做過禦史好多年。

他最輝煌的事蹟就是舌戰六部尚書,一個個噴過去,讓六個老頭氣得在家裡掛上白綾,差點上吊自殺。

這讓他一戰成名。

後來,他精神煥發,將朝廷裡的重臣都噴了個遍,連夏帝都冇有放過。

夏帝氣壞了!

直接將他丟入軍中打磨!

多少帶了點私人恩怨。

未曾料到,這傢夥除卻眼光毒辣,找茬精準,嘴上功夫一流外,還有一身好武藝,並精通兵法。

他在邊境線上領軍百戰百勝,立功無數,從五品官直接打成了一品官,並封公爵。

這幾年,交出兵權的他回帝都療傷,過了幾年閒散生活。

至於這大殿上的眾禦史,都是他的徒子徒孫。

隻要他一聲招呼,他這群徒子徒孫就會像是一群獵狗,他指誰咬誰。

試問,百官誰不怕?

曹威想到李劍嘴炮的可怕之處,不由暗自警惕。

千萬彆招惹這個嘴巴裡能噴刀子的男人。

幸好,李劍現在對朝堂爭權不感興趣,也不是太子黨的敵人。

不過。

此時的曹威站在朝堂上越想越明白!

猛虎山肯定被人佈局了!

隻要找到猛虎山身後之人,就能找到對付自己和太子之人!

他眉頭一皺,盯上了老神在在的左丞相司馬劍!

既然找不出幕後黑手,那就應該是司馬劍乾的。

他的執念和怨念告訴他!

反正找司馬劍的麻煩就對了!

對麵。

司馬劍與他鬥了這麼多年,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會來找麻煩!

司馬劍嘴角勾起一絲高深莫測的笑意,先發製人:“右丞相,當初,突然提議調青州總督葉凡回來的人是你吧?”

不妙!

司馬劍這個老傢夥這個問題太誅心了!

曹威隻能接招:“是,當初,我認為以青州總督葉凡的能力,足以擔任兵部尚書一職,所以請示了陛下,這纔將其召回!”

“此事,是陛下首肯的。”

其實。

當初他提議召回葉凡,是要在荒州刺殺王夏天。

隻有將正直的葉凡調走,青州的太子黨調動軍中人手纔不受掣肘,才能夠保證那廢物皇子走到青州境內十死無生!

但,曹威萬萬冇有想到......那個弄不死的廢物九皇子,故意激怒太子,直接將刺殺計劃提前在帝都外!

現在,不僅人冇有殺死,還惹了一身騷。

現在,若葉凡之女亂說話,一不小心,太子黨和他就完了!

一想到此處,曹威對太子就一肚子怨。

真是一步錯,步步錯!

不過。

也不怪太子愚蠢!

而應該怪那個廢物九皇子太狡猾!

這傢夥在皇宮中是韜光養晦,裝瘋賣傻,一副忠厚老實,與世無爭的形象。

可一出帝都,就如同潛龍出淵,鋒芒畢露,膽大包天,做出的事令人瞠目結舌。

簡直是一個瘋子!

此時。

司馬劍冇有再懟曹威,淡淡一笑:“金蓮,你剛纔的話還冇有說完,那惡匪隻是提了太子二字嗎?”

葉金蓮眼中閃過一絲慧光:“是!”

“其它什麼都冇有說!”

“呼......”

曹威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重重的吐了一口氣。

此時。

在場的太子黨也暗自鬆了口氣。

這件事,虛驚一場。

但,就在這時。

李劍李國公高聲道:“陛下,青州總督葉凡之死,十分蹊蹺,疑點重重,臣以為應該徹查!”

他一開口,身邊一堆紅衣禦史齊齊開口,重複李劍的話:“陛下,青州總督葉凡之死,十分蹊蹺,疑竇重重,臣以為應該徹查!”

眾禦史的聲音很洪亮,傳出大殿外很遠、很遠。

這似曾相識的一幕,讓夏帝的太陽穴隱隱作痛,當機立斷的道:“好!”

“李國公,朕封你為調查青州總督葉凡被殺案的特使,賜上方寶劍,若發現嫌犯,就算冇有證據,也可先持上方寶劍捉拿,若有人阻攔,可先斬後奏!”

李劍特意瞄了曹威一眼:“臣領命!”

葉金蓮也眼淚汪汪的道:“謝陛下!”

然後。

夏帝賜下無數金銀珠寶,安撫葉金蓮。

安撫葉家。

然後。

皇帝退朝,宣左丞相司馬劍禦書房見。

此時。

曹威卻被李劍看得站立不安!

這個老愣頭青惡意滿滿的看著自己做什麼?”

難道是想拿著上方寶劍陷害自己?

這種事,李劍真乾得出來。

這是一個非常不要臉的。

然後。

他發現那些禦史也如惡狗般的盯著他,如同要撲上來撕咬般。

真心可怕!

曹威一咬牙,輕聲問:“老東西,你想要什麼?”

李劍眼皮一抬:“兵部尚書空缺,葉凡已死,讓我上。”

曹威一臉不願意:“若我說不呢?”

“嘿嘿嘿......”

李劍笑得很陰險:“那你就是猛虎山惡匪的身後之人!”

“本特使讓你進刑部大牢去玩蟲子!”

“你......”

曹威氣得渾身直抖!

這老東西越來越不要臉了!

“好!”

他隻有妥協。

現在看來,這個位置,也隻有這個老東西的資曆能坐,能鎮得住大夏國這幫驕兵悍將。

反正,隻要不是其它親王的人當兵部尚書就可以。

“算你識相!”

李劍這才心滿意足的轉身走出大殿!

他為何要兵部尚書的位置?

是他覺得夏天在青州境內會有危險!

因為,青州內有很多太子黨,掌控著軍隊!

不得不防!

但,他隻要坐上兵部尚書之位,就有手段控製青州的軍隊,幫夏天解除青州境內的最大威脅!

想到這裡。

李劍走出大殿,淡淡一笑:“荒州王,有老夫這個大陸第三名將在帝都幫你佈局,你在青州就會無往不利,事事順心!”

“將來,你欠我的情可大了去了!”

這時。

一個皇城司裝束的人經過他身邊,在他耳邊道:“國公,縱橫學派那個妖女已經出現在青州!”

李劍嘴角勾起一絲邪笑:“王爺,那個妖女可不簡單,你可要小心**啊!”

“我可不想見到我的寶貝女兒為你哭墳!”

此時。

曹威也走出大殿,看著虛空……他的人也應該到青州了吧!

那個廢物皇子死定了!

“哈哈哈……”

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