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馬劍倒吸一口涼氣:“曹賊,你真是狠毒啊!”“也就是說,無論我怎麼解釋,荒州王都犯了欺君之罪,是嗎?”“你說,荒州王究竟與你何冤何仇?”“你一定要針對他?”哼!...

散朝後。

一直籠罩在天空中的烏雲,竟然神奇的散儘。

火紅的太陽,帶著溫暖,將熱灑遍大地,溫暖著這方天地。

殿外。

李國公感受著透衣而進的溫暖,眼神一亮:“難道......今年這奇怪的倒春寒過去了?”

何為倒春寒?

一種反常天氣。

春天的天氣本應該由寒轉暖,但,冬日的寒流到這個時間,卻依然不散,導致時間是春天,溫度依然是冬天。

李劍笑了!

天氣轉暖,大夏底層的貧窮子民就有活路了!

這對於重新踏入廟堂的他來說,是吉兆嗎?

不知不覺的,李劍的心思轉到了朝政上。

這些年來,大夏朝廷中,皇帝一直讓太子監國。

皇帝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讓太子熟悉朝政,展示能力,得到朝中重臣的認可,並培養未來君臣間的的默契。

但是,事與願違!

這些年來,太子不僅冇有能力可以展示,還將他那色厲膽薄的缺點,完美展現,寒了很多重臣的心,辜負了夏帝的一番苦心。

所以,夏天的七個哥哥雖然已經到封地就潘,但都開始不老實起來,都想有一天回帝都,坐上太子之位。

如果不行,可以篡位啊!

反正他們那皇帝老子也是這樣坐上龍椅的。

所以,帝都中流傳七大親王在封地訓練私兵,想謀反之事,絕對不是空穴來風。

如果將大夏帝國比作是一個平靜的大海,那平靜的水麵下,已經暗濤洶湧。

眾王,都想成帝。

就在李劍考慮下步行動時。

老太監出現在大殿前道:“李國公、曹丞相請留步!”

李國公和曹威同時轉身,臉上滿是尊重之色:“魏公公,是陛下有口諭嗎?”

“不是口諭!”

老太監魏公公滿臉笑容:“陛下宣兩位大人在禦書房相見!”

“遵旨!”

李國公和曹威都在心中暗猜:“皇帝這個時候召見他們做什麼呢?”

是與青州總督葉凡被殺有關?

還是與荒州王夏天有關?

不久後。

禦書房中。

魏公公領著曹威和李國公進門,上前見禮後,恭敬的站在書桌前,與先到的司馬劍恭聽聖言。

此時。

夏帝臉沉似水,看不出任何表情:“曹丞相,朕將小九的王道之言遞給你,讓你上書談談感受,為何至今朕的書桌上,都冇有你的奏摺?

曹威老神在在,從袖子裡摸出一張奏摺,交到魏公公手中:“陛下,臣已經將感想寫在奏摺上,請陛下查閱。”

夏帝有些奇怪:“曹丞相既然已經寫好,為何不在上朝時遞上來呢?”

旁邊。

司馬劍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警惕起來!

這個老傢夥今天有些異常,可能要耍花樣!

另一邊。

李國公虎目一亮,頓時來了精神!

曹威這個老狐狸要搞事!

因為,他要搞事時,就是曹威現在的眼神。

賊眉鼠眼的。

不過。

他李劍平生最怕的就是無事可搞!

這幾年,他扔下遠在邊塞的李家軍,回帝都國公府養傷,日子過得波瀾不驚,閒得蛋都疼!

幸好,他現在又找到了新的目標!

就是將荒州王送上帝王的寶座!

李劍放下心事,雙目緊盯曹威!

這幾年。

他默默觀察著整個大夏朝廷,特彆是能進入大夏殿議事的重臣。

李劍發現,朝中重臣已經被各方勢力拉攏。

其中,曹威幫太子拉攏的人最多。

其它親王在朝中也各自拉攏了支援者。

那個時候,夏天還在皇宮藏書閣中裝呆賣傻。

然後。

他再觀察太子和眾親王,希望發現未來能帶大夏朝前進的明君。

結果很失望!

太子與眾王都是誌大才疏之輩,論誌向比天大,論才能,一個比一個爛。

果然是一個父親生的,

不過是虎父犬子!

令他失望。

然後。

他謝絕了各方勢力的拉攏。

雖然,李劍這幾年賦閒在家,但他是帝國名將,不敗戰神,在軍中威望很高。

若能得到他,就能得到大夏帝**方的信任。

現在,大夏朝軍方很多將帥,以前都是他的跟班,是他的弟子。

如果夏天知道朝中有這樣一個老傢夥幫他......定會興奮得想馬上與司馬蘭洞房吧!

這一次。

夏天出帝都,救了李芙蓉,殺惡匪,壘京觀,向天下惡匪宣戰。

這才入了李劍的眼。

這個荒州王,至少比他八個哥哥好!

也許能帶領大夏走向繁榮昌盛。

他李劍,是一個有家國情懷的人!

這時。

曹威的奏摺已經放到皇帝麵前:“陛下,上麵就是臣的所思所想,請查閱。”

“若臣說得不好,還請陛下勿怪!”

“嗬嗬嗬......”

夏帝淡淡一笑,不置可否,打開奏摺:“那朕就先看看再說!”

“看你對那幾句話理解得深刻不深刻?”

“司馬丞相和李國公也一起聽聽,看我們的右丞相的文采如何?”

然後。

夏帝好奇的親自念道:“臣以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這四句話,確實是王道霸言,足以名傳天下,讓我大夏王道之光,照亮九州大地。”

“但,荒州王自小在皇宮中長大,從小癡呆,智慧並不出眾,怎麼能突然悟出此等王道至理呢?”

“臣以為,隻有天生的王者,才能在靈感聚頂時,感悟出此等驚世之語。”

“若此言真是荒州王感悟,那他就是天生聰慧,天生就有王者之相!”

“那,他從小在皇宮中的癡呆表現,是在矇騙陛下嗎?”

“他安的是什麼心思?”

“此乃欺君大罪!”

念道這裡,夏帝抬起頭,深深的看了曹威一眼......很深沉。

但是,看不出喜怒?

夏帝繼續念道:“臣反過來再想,若是真的天生有些呆傻呢?”

“那他就萬萬悟不出這四句王道之言。”

“而應該是另有其人所悟,而是放在了荒州王的頭上,為他揚名!”

“那是誰呢?”

“誰有這樣的才情天賦呢?”

“臣左思右想......這個人必須在荒州王身邊,而且又願意無條件幫他!”

“最後,臣終於想到了一個人......”

念道這裡,夏帝麵無表情的抬眼看了看司馬劍。

不妙!

司馬劍已經想到了什麼,暗自警惕!

曹威這個老東西要藉機生事!

果然。

夏帝繼續念道:“臣跟隨陛下以來,素來忠厚老實侍君,最見不得那些欺君之人。”

“所以,臣若有所冒犯,還請陛下贖罪!”

“臣猜,那個幫助荒州王的人,就是左丞相司馬劍的女兒司馬蘭。”

“此女不僅美貌無雙,還才情過人,享有帝都第一才女的美名。”

“臣以為,在荒州王身邊,隻有此女能悟出此王道絕句!”

“而此女,又被陛下賜婚於荒州王,是荒州王未來的王妃,所以,將她悟出來的王道絕句為未來夫婿揚名,也是天經地義!”

“但,司馬蘭如此做,不僅是欺騙陛下,更是欺騙天下人!”

“臣以為,她今年才16歲,還是一個單純的少女,若無人指使,斷然不敢做此欺君之事!”

“除非,是受家裡大人之令!”

“最終,臣以為,此事應是左丞相司馬劍安排!”

“他想為未來的女婿揚名。”

“這,也是欺君之罪!”

“故,臣請陛下治左丞相司馬劍、其女司馬蘭、荒州王三人的欺君之罪!”

“右丞相:曹威!”

夏帝唸完,臉色詭異。

禦書房中,空氣凝重起來。

夏帝沉默了片刻,語氣平靜的道:“司馬愛卿,曹愛卿控訴你、司馬蘭、荒州王都犯了欺君之罪!”

“朕給你機會自辨!”

“開始吧!”

“是!”

司馬劍轉身就指著曹威的鼻子罵:“曹威,我們身為左右丞相,本該同心協力輔助陛下,將我大夏治理得繁榮昌盛。”

“可自從我上任以來,你處處刁難,到處說我壞話,天天在陛下麵前往我身上安莫須有的罪名!”

“你究竟想做什麼?”

“嗬嗬嗬......”

曹威不為所動,冷笑道:“左丞相,難道本相說的不是事實嗎?”

“若荒州王未出宮前,一直在皇宮中裝癡賣傻,出宮後纔將悟出的王道絕言說出,他那就是欺君!”

“但,若此話是司馬蘭所悟,將這話送給了荒州王,那就是你們三個都欺君!”

“咦......”

司馬劍倒吸一口涼氣:“曹賊,你真是狠毒啊!”

“也就是說,無論我怎麼解釋,荒州王都犯了欺君之罪,是嗎?”

“你說,荒州王究竟與你何冤何仇?”

“你一定要針對他?”

哼!

曹威惱羞成怒:“司馬老賊,本相隻是就事論事,不想陛下被荒州王欺騙而已!”

“至於你有冇有犯欺君之罪......陛下不是允許你自辯了嗎?”

“你倒是說啊?”

“你是怎麼欺君的?”

曹威的話裡滿是陷阱。

他一邊和司馬劍爭論,一邊觀察夏帝的臉色和舉動。

這一次,他就是要拿此事和荒州王來試探皇帝的心意!

皇帝究竟還殺不殺他那個臭老九了?

但是,皇帝隻是在揉太陽穴,看起來有些頭疼。

並冇有其它反應。

此時。

兩個丞相麵對麵擼袖子,將口水噴到對方臉上,一幅要打起來的樣子......足以讓任何一個皇帝頭疼。

不過。

旁邊的李國公李劍倒是看得興致勃勃!

一邊看,他還一邊慫恿:“繼續噴口水啊!”

“嘴皮要快,口水要多,動作不能停,噴暈對方為止!”

“你們這嘴功不行啊!”

“想當初,本國公噴老一代六部尚書的時候,噴得他們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差點上吊!”

李劍越說越有勁,恨不得上場的是自己,擼起袖子道:“如果實在嘴皮子不行,就直接動手啊!”

“快!打起來!”

“誰打贏,誰就是對的。”

老太監魏公公看得很想笑!

但,他看到皇帝那頭疼的模樣,硬生生憋住,一臉老臉通紅,如同一隻便秘的老螃蟹。

終於。

夏帝冇有好氣的瞪了李劍一眼。

這個老傢夥,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然後。

夏帝猛然站起,臉色陰沉喝道:“放肆!”

“撲通......”

禦書房裡,一屋子人全跪下了!

君王一怒,所有人跪地低頭,不敢作聲。

夏帝怒氣沖沖的道:“左丞相,右丞相參你、司馬蘭、荒州王有欺君之罪,理由充分,有理有據,你如果不能自辯,就休怪朕無情!”

此時。

司馬劍抬起頭,一臉無辜:“陛下,臣的自辯,就在臣的奏摺裡!”

“請你查閱!”

“哼......”

夏帝重新坐下,打開司馬劍的奏摺。

突然。

夏帝雙目中神光爆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好!”

“真好!”

他眼中有光,直直看著司馬劍:“司馬愛卿,此事......真如你所言嗎?”

司馬劍重重的點了點頭:“是!”

“臣不敢欺君!”

另一邊。

曹威第一次聽到這“四立”。

他也被震撼了!

什麼為天地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