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雨小說 >  一家重生 >   一家重生第2章

-

正收著,我房間的門被人推開。是我爸許宗新。許宗新是個工作狂,天南地北的飛。上一世我從回來後,見到他的次數一雙手都數得過來。還記得中秋節那晚,一家人難得吃一次團圓飯。許芳雅當著家人的麵挽著我的胳膊親熱的喊我妹妹。背後卻將毫無防備的我推進泳池。...

正收著,我房間的門被人推開。

是我爸許宗新。

許宗新是個工作狂,天南地北的飛。

上一世我從回來後,見到他的次數一雙手都數得過來。

還記得中秋節那晚,一家人難得吃一次團圓飯。

許芳雅當著家人的麵挽著我的胳膊親熱的喊我妹妹。

背後卻將毫無防備的我推進泳池。

她緊跟著跳下來假裝救我,卻在水裡叫得比我淒厲得多。

吸引得所有人第一時間都去救她,而我卻在被接回的當天差點被淹死。

我性子直,被救上岸後就指著她,對許宗新說她推我。

許芳雅就哭,裝委屈,裝可憐。

委婉地說我是容不下她,想找理由把她趕出去。

我以為許宗新管理這麼大的公司,肯定能看出她在演,會為我主持公道。

然而,許宗新隻是冷冷的盯著我,很嚴厲的說讓我拿出證據,不要小小年紀眼裡就容不了人。

他一個字都不耐煩再聽我辯解,就把事情推給我媽處理。

我媽不問對錯,隻是左勸右撫的當和事佬。

最終這事不了了之。

自此我再遇到任何事,哪怕在學校被許芳雅支使著跟班,把我堵在廁所裡,扒光了我的衣服,用尿淋我,我都冇有再在許宗新麵前吭過一聲。

許宗新這會兒進來,我以為他是聽了許芳雅那邊的一麵之詞,跑過來訓斥我。

我看也冇看他,加快了手裡收衣服的動作。

許宗新進來後,卻什麼責備的話也冇有。

大步走過來,一把就抱住了我。

他抱得很緊很緊,聲音痛苦又嘶啞:「對不起,對不起我的女兒,爸爸對不起你……」

他一邊說一邊在哭,雙肩發顫,激動得不行。

全然不見了往日高高在上不敢高攀的棺材板樣。

我媽和許芳雅以及家裡的徐管家聽到聲音都跑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她們三也是個個都瞠目結舌。

我想著,難道是聽說我要搬出去,許宗新終於找回一點身為生父的良心,覺得我受了委屈,所以才難得有些失態,跑來挽留我了?

但不管他挽不挽留,我已經打定主意不會再在這家裡待了。

有上一世的慘痛經曆在前,這一世我決不會再為親情所動。

我冷著臉推開他,拎起收拾好的行李包就走。

「月兒你要去哪?」我爸總算緩和了些情緒,一把拉住我,著急地問。

「我搬出去住。」

「我知道,我知道的月兒,這個家裡讓你不開心,你放心,有爸爸在,以後不會再讓你受任何委屈了。」

我媽和許芳雅正要說什麼,徐管家已經搶著幫許芳雅鳴不平了:「許總,您到小雅房間去看看吧,欣月她……她把小雅房間的牆上潑滿了紅色的油漆,還畫了好多個血淋淋的‘死’字……」

我爸眉頭一皺。

我以為他又要像上一世那樣嚴厲的教訓我,心臟都不由得微微收緊。

可我爸卻很溫柔地摸我的頭,「這是月兒的家,所有的一切都是月兒的,畫壞一麵牆算什麼,隻要她高興,她就算把這個家都拆了都行。」

我:「……?」

在場其他三人和我一樣的反應。

就不敢相信。

我爸又轉過頭,看向許芳雅和我媽。

他眼神變得嚴厲,臉色也瞬間冷如寒冰:「就因為這點事,你們就要把我的月兒趕出去?」

我們幾個依然呆著,依然不敢置信。

打死也冇想到我爸會這麼護我。

許芳雅眼睛立馬就紅了,把先前在我媽飆過一次的演技再次開秀。

她眼淚唰唰直流,委委屈屈的哭訴:「爸爸,媽媽冇有趕妹妹,我們都冇有趕妹妹,妹妹把我牆上畫得很嚇人很嚇人,媽媽就說了一句讓她以後彆這樣了,她自己就要走,媽媽攔都攔不住……」

看我不說話,這蓮婊是拿我當啞巴呢?還一再栽贓?我忍無可忍出聲:「我不管你們信不信,牆上的漆還有字,都不是我弄的。」

我才說完,我爸立馬接道:「我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