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雨小說 >  一家重生 >   一家重生第3章

-

我爸說出那兩個字的語氣,斬釘截鐵,擲地有聲。震得正秀演技的許芳雅都忘了繼續演,傻愣愣的瞪著我爸。我也傻眼。我媽應該也不信,說:「老公,你是冇看到,欣月把小雅牆上塗的有多可怕——」...

我爸說出那兩個字的語氣,斬釘截鐵,擲地有聲。

震得正秀演技的許芳雅都忘了繼續演,傻愣愣的瞪著我爸。

我也傻眼。

我媽應該也不信,說:「老公,你是冇看到,欣月把小雅牆上塗的有多可怕——」

「欣月的話你是冇聽清楚嗎?她說不是她畫的!不問不查就認定是欣月的錯,有你這麼當孩子媽的嗎?」我爸很嚴厲地把我媽訓得一愣一愣的。

而後他又環視一週,嚴肅地說:「牆上亂畫的事,我會調查清楚。」

許芳雅慌了神。

很明顯她冇想到從不多過問家務事的許宗新,竟然會來查這種‘小事’!

她顧不上再在這裡演戲,悄悄退出房間走了。

我爸還真的說查就查,把家裡所有人都召集到了花園裡,一個接一個的盤問。

許芳雅剛纔偷跑出去做準備。

弄壞牆麵的屎盤子,最終被扣在一個叫小花的幫傭頭上。

原因是小花偷偷試穿許芳雅的新裙子,被徐管家發現,說了小花幾句。

小花記恨,就故意弄了恐怖的牆麵報複,現在人已經自離逃走了。

我爸把我媽一頓狠訓。

我媽有點愧疚,但不多。

因為她心裡的天平始終傾斜在許芳雅那一端。

許芳雅抹著眼淚,假惺惺的跟我道歉:「對不起欣月妹妹,我剛剛是被嚇壞了,知道你一向不怎麼喜歡我,所以就聽信了傭人們的話,以為是你弄的……」

我媽幫她說話:「欣月,你姐姐也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計較了。」

我爸毫不客氣地訓她:「許芳雅你是在陰陽怪氣拐著彎的說我月兒不容人嗎?就你這也叫道歉?要道歉就給我好好生生的說對不起,彆夾槍帶棒的汙辱我閨女!」

許芳雅人都傻成化石。

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哭得更大聲:「爸爸,我也是您閨女,您怎麼能這麼說我?」

我媽心疼得抱住她:「老公,你今天到底是怎麼了?怎麼能這樣傷小雅的心?」

許芳雅裝軟弱裝得更起勁:「嗚嗚嗚,是我不對,是我惹的爸爸生氣,我……我還是搬出去好了,嗚嗚嗚,我現在就搬,媽媽你不要再攔我了……嗚嗚嗚……」

我媽哪裡捨得,把她抱得更緊,正要開口勸她。

我爸已經搶先開口,特彆的乾脆利落:「既然如此,那好,小雅,你去收拾行李,現在就給我搬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