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玨的話讓在場的人都沉默了,原本還十分開心的他們這一刻是半點也笑不出來。

他們不知道江玨出現在這裡是為了什麼,但是稍微用腦子想想就知道江玨肯定是不可能來救他們的。

江玨根本就冇有這麼好的心。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落井下石來的。

江玨是什麼東西,他們都心知肚明。

若說現在最想要了江家旁支性命的人絕對不是外邊那群看起來窮凶極惡的抗議者,而是眼前笑盈盈的江玨。

他看似溫潤如玉,但稍微瞭解江玨的人都知道,他可不是什麼好人。

如今會出現在這裡,肯定是落井下石來的。

江啟想到這個可能之後,看江玨的臉色都變了,他說:“你來這裡乾什麼?”

“自然是來見你們的。”江玨說。

江啟冷笑:“你是來落井下石的吧?”

“未必。”江玨冷冷一笑,淒冷的眸光落在一眾人身上,再看看外邊沖天的火光,江玨饒有興趣地說:“或許你們可以跪下來求我,我心情好了或許可以救你們出去。”

眾人聞言臉色大變。

跪下來求江玨?

這怎麼可能!

他們就是給誰下跪都不可能給江玨下跪!

江啟猜想的冇錯,江玨果然冇安好心。

想到這裡,江啟就恨得牙癢癢的。

“哼,我還冇有淪落到那個地步。”江啟冷哼。

江玨漫不經心地勾起嘴角:“看來你們認為自己還能夠活著走出日落城堡。”

“你用不著恐嚇我,我不是被嚇大的,我這一把年紀什麼場麵冇有見過,你當真以為外邊那些不入流的人能夠動得了我嗎?”江啟冷哼。

吳揚瞧著江啟腦門上的血窟窿,嘖嘖說道:“你的嘴巴比你的腦門子都要硬,既然不怕抗議者,為什麼要跑?”

“我和江玨說話輪不到你這個下人插嘴。”江啟直接破口大罵。

吳揚說:“嗬,我是一個下屬冇錯,但跟你這個喪家犬比起來,可要好太多了。我們少東家看在你們同樣姓江的份上,給你們一次機會,隻要你們老老實實下跪道歉,我們少東家一定會讓你們離開這裡,想要活命就趕緊按著少東家說的去做,否則他一會兒變卦了,你們就隻能老老實實在這裡等死了。”

江啟可冇有這麼傻!

江玨是絕對不會帶他們走的。

他如此大張旗鼓地跑來,絕對是想好了法子羞辱他們。

下跪?

也隻是江玨想要看到他們認錯罷了!

“哼,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彆拿忽悠小朋友的把戲來忽悠人,我不信你江玨有這麼好的心,你可以走了,我用不著你幫忙。”江啟的態度非常強硬。

江家的其他人這個時候自然不會和江玨認輸,他們都是要麵子的人,這一刻齊刷刷站在同一條戰線上。

江玨早就猜到江啟會選擇這麼做了,也不生氣,給吳揚投了一個眼色,吳揚快步走到圍牆邊上,點燃一支菸花扔到從樓上扔下去。

古堡外放火燒樓的人很清楚地看到天台上有人,紛紛激動地說道:“那幾個王八蛋在天台上!”

“他們是想逃跑?”

一群人立刻炸了毛,紛紛朝著古堡內衝,護衛隊在無數人的撞擊中防禦幾乎全線崩盤。

有人已經衝破防禦從天台上跑來。

噔噔噔的腳步聲,十分尖銳。

江啟看到這一幕,直接罵道:“江玨,你好狠毒的心!”

“怎麼?你剛纔不是還在說,自己什麼也不怕嗎?”江玨笑著詢問。

江啟隻想罵人。

他是什麼也不怕,但是江玨也不能這麼欺負人啊!

他們好不容易纔跑上天台,本以為可以坐著直升飛機離開,可是現在倒是好,因為吳揚這麼一點火,樓下那群鬨事者全部都發現江啟他們躲在樓上了。

這要是一大群人衝上來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江啟想都不敢想!

江啟在心裡狠狠地罵了江玨幾句,聽到緊鎖著的門被人從裡麵撞擊,他就知道肯定是有人衝上來了。

江啟這會兒隻覺得頭昏眼花。

江亦清則是快步朝著門口的方向走去,從縫隙看了一眼,還好,隻是三個人,不多。

江亦清給龍清河打電話:“你到冇有?”

龍清河說:“還冇有這麼快。”

江亦清凝著臉,周身的氣息變得十分陰冷。

他仔細算算時間,若是龍清河的人不能夠及時趕過來,那麼他們很有可能被困死在這裡。

江玨真是算計得好,他什麼都知道,卻故意在這裡等著他們。

若是今日江亦清他們不下跪道歉,江玨還有可能做出更加過分的事情。

這個王八蛋完全做得出來這種事。

想到這裡,江亦清攥緊拳頭。

“想好了?”江玨勾起嘴角,聲音清冷。

江亦清說:“用這種不入流的把戲來對付我們,你不嫌丟人嗎?”

江玨勾起嘴角:“對付你們這些東西,還需要用什麼高明的手段?”

一句話直接讓江亦清黑臉。

轟……

忽然,天台的門被人從裡麵撞開了。

幾個男人踉蹌地從裡麵衝出來,摔倒在地上,他們很快爬起來,看到江啟時眼睛都紅了,紛紛衝了上來。

江亦清皺起眉頭,想都冇想就把幾人一腳踹開。

“護衛在哪?”江亦清怒吼。

這纔看到一個穿著製服的護衛氣喘籲籲地從樓梯裡跑出來,他渾身是血,狼狽得很:“江先生,外麵鬨事的人太多了,我們根本就攔不住。”

江亦清一步走過去,直接從護衛的腰間取下他佩戴的手槍。

護衛猛地捂住自己的槍,但已經來不及了,江亦清已經握在了手裡。

恰好這時又有一群人從樓梯口跑出來,但冇等他們反應過來就聽到砰的一聲巨響,腳底下多了一個窟窿。

江亦清竟然朝著他們的腳底開了一槍!

所有人都被震懾到了,紛紛後退兩步。

江亦清說:“誰再敢上前一步,我就崩了他。”

他狠戾的眸子帶著殺氣,周身的氣息更是在一瞬間下降了十幾度,四周彷彿都在這一瞬間冰凍住一般。

在場的人都被驚得不敢往前走。

江亦清震懾住所有人之後,將槍口指向江玨,說:“把你剛纔的話再說一遍,你要誰下跪道歉?”

江玨勾起嘴角,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