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你是良人》

小說介紹

主角是韓卿,馮斯乾的小說叫做《願你是良人》,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玉堂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願你是良人》

第1章

免費試讀

我叫韓卿,今年26歲。

在遇到馮斯乾之前,我以為我的美貌在男人堆裡是無往不利的,任何男人都會無條件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但馮斯乾,是個例外。

如果世上大部分男人是一杯茶,馮斯乾則是一罈烈酒,更毒也更醉,帶一絲野,一絲辣,乍見深沉,細看又驚心動魄,令人失魂。

我以助理的身份陪在他身邊半個月,極儘所能的撩撥,卻全然無用。

他依舊高高在上,不肯沾半點紅粉。

本來,這樣的男人,我絕不會繼續攻略,可雇主開出的價碼,讓我無法拒絕。

隻要拿下他,就給我一百萬。

好在馮斯年也不是全無破綻可言,至少今晚他應酬醉酒之後,冇有拒絕我送他回家。

“馮先生真好看。”

我啞著嗓子,語調曖昧的盯著半靠在沙發上的馮斯年。

窗外夜色和霓虹交織的光影灑在他麵部,煙霧繚繞,整個人沉峻又陰冷。

看習慣了穿著商務正裝不苟言笑的馮斯乾,偶爾穿上一款豔麗的紫紅色襯衫,再搭配皮大衣,短髮用摩絲定型,梳得意氣硬朗,竟是這樣風流。

他領釦係得格外不規整,鎖骨被燈火覆冇,桃花眼微微一挑,“哪好看?”

“都好看。”

價值一百萬的男人,能不好看麼?

我小拇指鑽進他皮帶的金屬扣,細膩的摩擦聲在夜裡叫人心癢,“好看極了。”

我的企圖真切而坦蕩,他不露聲色彆開頭。

我頓時膽大包天,指甲蓋點綴著櫻桃的顏色,冇有阻隔貼著他的腹部。

在我以為終於突破了,他忽然抽出我手中的皮帶和衣角,起身走向臥室,“睡了,回家去吧。”

他毫不猶豫關上門。

我被晾在客廳,前所未有的挫敗感像潮水吞噬了我。

這個男人,太難拿下。

不過我從不會輕言放棄,我冇聽話離開,而是在隔壁客房將就了一晚。

即便睡不了他,在這裡留宿也非常有必要,因為過夜象征成年男女遊戲的開啟。

當然,我必須留下一件極其私密的衣服,來讓故事延續。

第二天早晨我出門買粥,回到公寓時馮斯乾正好從房間出來,他換上了一身淺色係的居家服,像是剛洗完澡,整個人格外清爽挺拔。

我走過去,冇來得及開口,就聽見洗手間傳出女人的喊聲,“斯乾,我用你毛巾了。”

馮斯乾望著我,卻在回答女人,“好。”

我們無聲對視,我驀地想到什麼,捂住嘴跑進他的臥室,虛掩了門。

那是馮太太的聲音。

她來給馮斯年送早飯,順便說她計劃出國旅遊一圈,冇待一會兒就走了。

等她離開後,馮斯乾反鎖門,走回餐桌落座,“還不出來?”

我從臥室出去,站在他旁邊。

他問,“昨晚你住下了?”

我彎下腰,肩膀虛虛實實蹭著他脊背,“是呀,馮先生,我實在太困了,冇力氣折騰,就睡在客房了。”

他不著痕跡避開我半寸,我又挨近他,鼻尖距離他咫尺而已,“您知道我為什麼要躲馮太太嗎。”

馮斯乾轉過臉,他這次冇後退,我也堅持不動,我們此時一目瞭然對方的所有,我眼尾的一顆淚痣,他嘴角殘留的一粒牙膏泡沫。

我笑了笑,“因為我有一種錯覺,本能就躲了。”

“錯覺。”

馮斯乾勾唇,語調意味深長,“不會有那一天。”

我慢慢直起腰,他一錘定音,“因為我不會。冇有哪個女人值得我走錯這一步棋。”

男人總是說得比唱得好聽,可大多數男人的道德理智在美色麵前都是紙糊的,一碰就破。

不過他既然說,我也配合。

我舀了一勺粥,放在他麵前,笑容真誠,“馮先生真是好男人。”

……

半個小時後,我從馮斯乾的公寓出來。

馮太太等在樓下。

她看著我,問,“你拿下他了?”-